初次相遇      点击:加载中
他是个魔鬼,我不知道到底应该痛恨他,还是爱他。是他让我离开了家,是他让我变成一个堕落的女人,当然也是他让我尝到了前所未有的性爱经验。现在我已经回到了家,但想起过去那一年零九个月的生活,仍然让我迷茫惆怅┅┅已经坐在南下的火车上,我仍然不知道为什麽会那样,抛开家、抛开工作、抛开我的丈夫,也抛开了我可爱的女儿。火车窗外是无尽的黑暗,我不知道我奔向的是光明还是黑暗。 第一章@初次相遇如果没有他的出现,我可能会很平淡地渡过一生。我叫杨晴,两年前我在北方一个大都市的某个研究机构内任职,上班是忙碌的一天,下班仍然要为家庭忙碌,生活就是在平淡、忙碌中渡过。偶尔上上网,直到有一天在某个聊天软件里碰到了他,一个有礼貌的男人,他很有耐心地和我聊天。慢慢地开始向他倾诉,说出心中的苦楚、诉说工作中的不恭、诉说家庭的烦恼,终於有一天向他诉说性生活的压抑。 我的丈夫是个比我更忙的人,出来自己办公司耗费了大部份时间,回家越来越晚,对我越来越冷淡。在他出来打拼的一年时间里他才宠幸过我两次,对於一个34岁正常的女人来说,我的生活就像守着活寡。 其实我应该是一个有魅力的女人,长相应该算中上水平,166的身高,苗条的身材,在生完孩子後费尽心机减下来体重,但却把怀孕时涨大了的乳房保持了下来。可是我的丈夫居然把这样的妻子留在了家里,现在想起来,也许正是他的冷漠让我走上了後来的道路。 我开始在网上迷恋上了那个男人,他叫陈舟,在广州做生意,具体好像是什麽通讯器材。生意据说做得不小,但那些不是我关心的,是他的耐心和体贴让我沉迷。 後来有一天,他突然约我去湘西旅游,还是自己开车去,这个我多年的梦想让我没有犹豫地答应了。在去年的十一,我去了,告诉家里人我要去长沙看一个多年没见的大学同学。 当第一眼看见陈舟的时候,我发现他并不是一个高大英俊的人,大约170的身材,但体格非常精壮,据他说是他在当兵时练就的。他的声音很低沉,也许有点磁性。 不知道为什麽我就爱上了这个男人,在长沙的第一个晚上我就给了他。我那天喝了点酒,心跳得有点快,他把我带到了他在长沙的一个朋友的空房子里。 在打开房门的时候,他从後面抱住了我,两只手很有经验,一只在上面抓住我的乳房,一只小心地探到我的下面。我的身体想触电似的颤抖了一下,心好像突然放了下来,终於发生了。接着他咬着我的耳朵,我的头靠在他的身上,他一把把我抱起来扔到了卧室的床上,我闭上眼睛,准备那个时刻的来临。 他很坏,舌头很坏,从我的嘴,到我的乳头,都是那种轻轻的。那种痒的感觉让我疯狂,我的阴道立刻被淫水所湿润了。他右手探进我的裙子,隔着底裤抚摩着我的阴蒂,左手按在我的乳房上,捏着我的乳头。电流从上下两个地方传到我的心里,使它砰砰直跳。 看着我的反应,他开始大胆起来,乾净利索地把我的衣服脱去。在黑暗中全裸的我,身体在床上扭曲着,他不断把我的身体扳过来向着他,他已经把裤子脱了下来,一条阴茎悬在腰间,说实在挺大的,我不自觉地伸手握着它,它还没有完全勃起。 他的动作逐渐粗暴起来,他把身体凑过来,把阴茎递到我的嘴边。天啊!以前从来没有试过的我下意识地把头扭开,可他立刻把我的头拨过来,继续把阴茎伸向我的嘴。这次我没有再拒绝,就像以前看过的毛片里那些女人做的那样把它含到了嘴里。 阴茎在我吮吸之下变大了,它是那麽粗壮,它咸咸的,带有点男人臭味的味道让我着迷。我尽我的所能吮吸它,用舌头舔它的头,,同嘴唇含着他的睾丸。我不知道为什麽会那麽投入,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 陈舟在我口交下兴奋起来∶“哦┅┅你的嘴真淫荡,看来你是个口交高手。呵呵,哦┅┅”一边说,一边还在捏着我的乳头,我的乳头早已变得坚硬。在他的话的刺激下,我更加卖力,深深地把他差不多有20厘米长的阴茎完全含到了嘴里,我感到它是那麽地充实。 陈舟还在用语言刺激我∶“宝贝,你的舌头真长,可以舔到自己的乳头吗?哈哈!看你这麽卖力的样子,等一会我会好好报答你,一定好好操你。”说完他一下子把阴茎从我嘴里拔出来。 “哦┅┅”我不禁呻吟起来,好像谁把一样宝贝从我身上拿走了。他的下流语言让我兴奋,为什麽会兴奋让我吃惊。从前一向正经的我竟然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口交我无法想像。 陈舟压在我的身体上,粗暴地与我接吻,粗大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口研磨着。我动情地抱着他,感受着他在我身上各个部位带来的快感。 趁我不备,他的阴茎突然插入我的阴道,“啊┅┅”我叫了出来,天啊!那麽地充实。他开始抽插,从慢到快,从轻到重,在他抽插开始不久的时候,我已经战栗着冲上了高潮。 “啊┅┅”我的呻吟变成了叫喊,我挺起腰迎接他的阴茎。“啊┅┅”我的叫声变得有些哭的声调,我的身体像在云层漂浮,在阴道泛起的快感让我浑身颤抖。 陈舟∶“我的宝贝,看你的样子,多麽的淫贱。怎麽,很久没有男人操你了吗?我还早着呢,怎麽你就高潮了?嗯,爽吗?宝贝!”我真的淫贱吗?我在他的话中扭动着身体享受着他的阴茎给我带来的快感。 “宝贝,告诉我,你爽吗?说,你爽吗?” 我在他魔性的话语的催促下喊叫∶“啊┅┅爽!” “是吗?有多爽?” “爽死了!” “哈哈!你是个淫荡的女人吗?” 我被他的话抽了一下∶“不,我不是。” “你是,像你这个样子还不是吗?哈哈!杨晴,你就是淫荡的女人。快说,你是淫荡的女人!” “我不是┅┅啊┅┅哦┅┅不是!”他的阴茎近似邪恶的抽插,让我不能自已。 “你是,杨晴你承认吧!在来找我的时候就想着我的鸡巴了,是吗?你这个淫荡的女人!” “啊!我是,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终於没有抵抗住情欲的冲击,我承认了,不管是不是真实,我承认了。他的阴茎是那麽地能让我快乐,我乐於承认。 终於爆发了,他狂喊着把精液全部喷到了我的阴道里。我的身体在弹跳着,迎接着射精,我甚至没有考虑会不会怀孕。我知道我完全爱上了他,或者是他的性。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记得在之後的5天时间里我们根本没有去什麽湘西,我们一直在长沙他朋友的家里待着。甚至我们连饭也不做,只从外面叫食物,我和他从早到晚都赤身裸体,几乎不停地做爱。我很惊奇他的性能力,可能正是他这强烈的性能力让我着迷。 在长沙我享受了一个性爱的“十一”假期,从此我成了陈舟的女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走向深渊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