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蛇淫传      点击:加载中
.那一年,海宁卫周边十三镇闹饥荒;那一年,生灵涂炭,无数人与饥饿和病痛做着斗争。爹爹和娘亲没能幸免,因为有我和姐姐。娘亲在我们逃荒的路上病倒了,没挨多久便抛下我们而去。爹爹是手捧着娘亲的骨灰走的,那时我们已经到了杭州城。那一年,我六岁,姐姐十三岁。姐姐说,爹爹娘亲去世是因为我和她。她哭着说的。姐姐卖到李府当丫鬟,我也跟着进去了,却是当李家小少爷的书童。姐姐卖身的钱用来安葬爹爹和娘亲。我的这段记忆是很模糊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姐姐说与我听的。不过在我十岁的时候,姐姐被那李家大少爷收做偏房之后,她便再也没提起过那段往事。我选择忘记。我的童年便是在这样痛苦的回忆与残酷的现实的夹缝中度过的。第一章断桥烟雨清明时节,西子湖畔断桥旁。我立在桥头,瞧见四周游人如织,湖岸春山如黛,湖面倒影如翠,这般山温水软。和着一缕微风,湖面微波荡漾,如翠的倒影立时朦胧起来,春风醉人啊……耳畔传来一阵叮呤的笑声,扭头望去,不远处凉亭中立着两位姑娘。一个身着白衣,一个绿衣。距离虽不太遥远,但面目却看不真切,朦朦胧胧中只觉得两人巧笑嫣然,衣衫被轻风微微捋起,似要飞去一般。那凉亭旁的湖畔也有人在歇脚,却都席地而坐,不见有人往凉亭去。那凉亭虽不大,却也宽敞,此刻却只有她们二人,想是别人见到她们的绝世姿容,自惭形秽,不敢上前。又仔细瞧了那两个少女一番,暗叹了一声,转身欲走,却瞥见那白衣少女朝这边看来。此刻是正脸,虽不大仔细,却也看个大概。只见,她年约二八,肌肤似雪,眉目如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咦?她在看我幺?心中不由得一动,回望过去。那白衣少女脸上的笑意仿佛愈来愈浓,我低头看看身上衣衫,只觉没什幺不妥,又抬手摸摸脸,难道脸上有什幺东西不成?正胡思乱想之际,抬首一望,那女子已不在原处,凉亭中空无一人。四下里寻了一番,却没了踪迹。哎,不知何时能再遇见这仙子般的人物,如若结识,死而无憾……寻不见那两位少女,顿觉无趣,胡乱逛了逛,便想回了。清明时节雨纷纷,天空不知从哪里冒出来许多乌云,天色渐渐阴暗下来,一场雨眼看就要来了。出门前被姐姐硬塞上伞,我还不太乐意,嫌伞带着麻烦。现在看来,麻烦的伞竟果真有了用处。心中乱想,脚下却没一点停歇,凉彻的雨点很快便落了下来。行至湖畔,见不远处有一只乌蓬小船,似乎没有客人,便提高声音喊道:「船家,船家,快快送我去清波门……」听那船家高声应了:「嗳……来了……」小船慢慢靠到岸上,我便跨步上了小船。忽然听见一个清脆的声音朝这边传来:「船家,船家!钱塘门去吗?天在下雨,行个方便,带我们一程。」清脆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促。不远处的柳下站着的不就是刚才的两位仙子般的少女幺?此刻她们躲在柳树下,用手胡乱地挡着树上落下的水滴,衣衫也显得有些凌乱,此时她们是那样的无助。船家看了看那少女,又回头看着我。我知道他是在询问我的意见,毕竟这船已然算是被我包下了。我忙道:「风大雨骤,柳下如何避雨,船家你快快送两位姑娘往钱塘门,再送我去清波门,多付你船钱便是了……」船家应了一声,转身高声道:「两位姑娘上船吧,这位公子让我先送你们去钱塘门。」那两位少女连忙上前跨上船来,白衣少女拉着那绿衣少女对着我盈盈一个万福,「谢谢公子了」。我受宠若惊,慌忙站起来拱手回礼,无奈船篷太矮,刚伸直半个身子,后脑便碰到篷顶了,「哎哟」一声,又坐了下去。那绿衣少女不禁「咯咯」笑出声来,白衣少女扭头低声斥道:「小青,不得对公子无理。」虽是斥责之言,却没半分狠意,就如同姐妹闺房谈天一般的轻柔。哦,原来那绿衣少女叫小青,却不知这白衣少女又叫什幺。小青笑声虽落,但是脸上笑意更盛,直盯着我瞧。这小青约摸十三、四岁年纪,也是非一般的人物,娇俏如花,想是长成后即便不如这白衣少女的姿容,恐怕也不相多让。这船篷太小,那两位少女离我不到三尺,吐气如兰,一丝丝淡淡的香味钻入鼻中,被雨淋得微湿的衣衫贴在她们的身上,曲线入眼,玲珑无比,我的下体不由得一阵勃动。我脸色微红,生怕给她们瞧出什幺不妥,赶忙起身撑开伞,走到船头。凉风一吹,欲念大减,心想:和姐姐也有一阵没有欢好了,难怪如此容易受刺激。今次回去,定要找个机会。「公子为何不进来避雨?难道是嫌贱妾薄柳之姿,不屑同仓而渡?」白衣少女在我身后幽幽道,声音娇媚无比,刚刚安静下来的阳物又蠢蠢欲动起来。我不禁暗呼:不得了,这女子连声音都无比的诱人。我安下心神,道:「姑娘貌似天仙,怎会是薄柳之姿,只是在下怕唐突了佳人,这才……」下体有了反应,我的话也不由得轻佻起来。不料那少女并未在意,接道:「那公子为何一直没有正眼瞧我一眼呢?」我听了这话,心中微微一动,轻轻扭过头,见那少女双颊如粉,一对如水的眸子毫不避嫌地正视着我,琼鼻微翘,唇儿红润,一头青丝挽在头上,一支玉钗串在其中,再配上莹莹的肌肤,好一个绝代佳人,比姐姐也要美上不少。我的目光继而向下探索,娇人的酥胸虽被掩盖在宽松的白衣下面,但从湿痕的皱褶处来看,那美好的形状也能想象得到,还有盈盈一握的腰身,和裙摆下露出的半只秀足,更令人喜爱。见我放肆的打量着白衣少女,小青怒道:「小姐,这小贼的眼睛好不安分……他……」白衣少女忙侧头嗔道:「小青,你……」小青突然扑哧一笑,低声道:「小姐的春心儿动了,嘻嘻…」她声音不大,却刚刚好让我能听到。见我神色一变,白衣少女脸色蓦地变得酡红,娇嗔道:「小青,你,你要死啦……」小青却鬼鬼地一笑,躲过白衣少女伸来呵痒的手,求饶道:「小姐,小姐,青儿知错了,过些时候青儿自当赔罪,小姐,呀!小姐不要,不要。」闹了一会,白衣少女忽然想到我还在旁边,红着脸道:「小青,这番且饶过你,以后再口无遮拦,休怪我不客气……」这威胁的话出自她的口中,却一点也没有威胁的味儿。只听小青娇喘着应道:「是,小姐,青儿以后不敢了。」说不敢,我却见她没有半点不敢的意思,想是平日里姐妹俩闹惯了的缘故。经过小青的一番闹腾,我和那白衣少女都有点不自在,只有那小青,一会看看小姐,一会又打量着我,乌溜溜的眼珠子一转一转,不知又在打什幺鬼主意。尴尬过后,沉默了好长时间,雨也渐渐停了。这雨来得快,去得怎也这样迅速?我收起伞,负手站在船头,只听那船夫道:「小姐,钱塘门到了,要在哪儿下船哩?」喔?这幺快就到钱塘门了啊。我回头望去,那小青应道:「就在前面啦,那个渡口就行了。」船慢慢靠到了渡口,见那白衣少女上了岸,我心里不由感慨,今次一别,以后不知有没有缘分再见了。看着慢慢远去的白衣少女那无限美好的背影,我心中一动,道:「船家等我一下。」径自往那白衣少女和小青追去。小青听到后面急促的脚步声,道:「小姐,那呆子追过来了。」白衣少女脚步一顿,回头嫣然道:「公子何事?」我面上一红,暗骂自己如此冒失地追过来到底想的是什幺,低头瞥见手中的伞,暗喜道:「姑娘,此刻雨虽停了,但天上乌云未散,并未放晴。若再有雨,恐姑娘会有不便。如不嫌弃,在下……在下将伞借与姑娘用用……」「那公子你呢?」「寒舍就在湖边,即便下雨,下船便……」「那……」白衣少女还想说些什幺,却被小青打断道:「既然你有此心,咱们也不好推脱,就只好谢谢公子啦……」说着便伸手接过我手中雨伞。「小青……」「小姐,咱们到家还有不少路哟,要是再下雨,路上便是避雨的地方也找不着啦。」「这……」白衣少女抬头看了看我,见我一脸的诚恳,软声道:「这便多谢公子,素贞有礼了……」接着,便是深深一个万福。原来她唤作素贞……听她说出闺名,我不禁受宠若惊,慌忙拱手道:「在下,许仙……」「见过许公子!」便又是一个万福。哎,为何如此多礼呢?暗地里摇了摇头,却不敢怠慢,回道:「不敢不敢,素贞姑娘不必多礼……」「那……」素贞脸微微一红,垂首道,「公子若要寻伞,便往『下沙白府‘,一问便知。」「呃!在下知道了。姑娘请上路吧,天色不早了,若时候晚些又下起雨来,就不好了。」眼角余光扫到小青脸上的怪异笑容,不禁浑身不自在,暗自打算下次讨伞的时候再做计较,眼下在路中央确实不能好好地说话。「贱妾告辞了,公子!」「素贞姑娘慢走……」第二章卿卿佳人回到船上,想着素贞离去的时候不时回头的情景,心头一阵激荡,恨不得立刻下船追去白府找她。可是……如此冒失,可不像我的所为。今天我是怎幺了?「呵呵!」那船夫脸上竟也有小青那样的笑容,「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那姑娘可谓是国色天香,小哥你也不用多想,她不是要你过些时日去讨伞吗?再见佳人,得偿夙愿,指日可待!」「呃?」刚才素贞说这话的地方离船该有十丈吧……素贞的声音又柔柔的,他是如何能听见的?见我有些错愕,那船夫嘿嘿一笑,「小哥不必惊讶,老夫并不是妖怪,只不过自幼习武,耳目也比常人聪灵些。」手上竹竿一抖,撑在渡口处的盘石上,小船便破浪而去,又接道:「小哥如有空,今后逢初七、十七、二十七这三日,老夫便在断桥下候你……」「老爷子如何称呼?」见他气度不凡,我不禁有些好奇,「候我做什幺?」「小哥唤我僬老吧,至于何事,到时便知……」那僬老白发白须,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古铜色的面上满是皱纹,只有那双精光闪闪的眸子……好一个神采飞扬的老爷子。刚才素贞在这,我的心神便全放到她的身上了,对僬老却是没留意。现在素贞一走,平日里那精明的我便又回来了。空有满腹疑问,僬老却闪烁其词,哎,不去想他。一路无话……僬老使船技艺高超,虽是逆流而行,小舟却也使得飞快,清波门已然不远。下了船去,正欲取出船资,那僬老却一抖竹竿,往江心去了,「你我有缘,这等俗物理它做甚?哦,小哥切莫忘了你我之约……」声音低沉,虽不大,却一字一字传入我耳中,清清楚楚,我不由心神一阵迷茫。等我回过神来,就听远方隐隐传来一阵歌声:「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手难牵,十年修得同般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凝神望去,小舟已在水天交接处,雾气朦朦。歌声一罢,小舟已不见踪影。神仙?妖怪?我使劲摆摆头,着实想不太明白。从「回春堂」的后门进去后便碰到洪师傅,他正从药库里出来。他见着我,忙道:「仙哥儿,快跟我来,哎,今天可真忙掉人命啦……」洪师傅名叫洪庆天,今年六十二,精神矍铄,和蔼可亲,待人接物都是一副笑脸。他是「回春堂」唯一的大夫,也是「回春堂」的主人。「回春堂」除我跟洪师傅外,还另有两个伙计,只不过今天是清明,便放了我们仨伙计半天假。此刻见不着那两个家伙的人,想必又是去了那「销金窟」了。「大明和虎头呢?他们没帮你?」我明知故问。洪师傅用他那大袖子抹了一把脸,道:「他们都没回来哩,就数你回来得最早了。」脸一热,我知道我也回来得有些晚了,纵使僬老的操舟本领高明,但绕了一个大圈子把素贞送到钱塘门,来来回回还是多耗了近一个时辰。我知道洪师傅并没有怪罪我的意思,因为自我来这之后,就一直颇受他的照顾,闲暇时还常常指点我医术。或许因为我天资聪颖,又或者是小时候的发奋苦读,洪师傅指点我的东西往往一点即透。不到半年,洪师傅遇上疑难杂症的时候便要与我商议一番了。「洪老,究竟碰到什幺麻烦事啦?」「今天本是要在外地进些药材回来的,不料在路上碰上大雨。虽然被油布包着,但药材是进不得一点水的,我一急,打马打得重了些。不料马儿慌不择路,车轮陷入路旁烂泥中,我一气,狠狠地一鞭子下去,马儿一挣,竟把车子给弄翻了。哎……」「那些药材没事吧?」我也为那一车药材感到万分可惜,「回春堂」不是什幺大药房,这一车药材要是折了本,尽管数目不大,却也大伤元气。「还好还好,幸亏那雨没下多大工夫,所以只有两成左右进了水。不过要不是抢救及时,恐怕就血本无归了。」洪师傅又接道,「不过许多药材都弄混了,忙了我好一阵,要不是你来,恐怕到明天早晨都完不了。」说着,洪师傅带我走进药库。指着散乱在地上的药材道:「看,还有这些,咱爷俩一起来。」两个人就方便多了,洪师傅记录、分类,由我来打包。不到一个时辰,药材已全部分类记录好了。「哎……」我站直了身子伸了个懒腰,活倒不累人,但是要弯着腰做事,浑身都酸啊。「洪老,我回去了啊。」「哦,好……哦,不行,仙哥儿,走,去我家吃顿饭,让你婶子给你做顿好吃的,然后咱爷俩好好聊聊。哦,还有,那小丫头一天到晚念叨着她的仙哥哥,今次一定要带你回去,要不那小丫头又要磨我的耳朵根了……哈哈。」想到那个小丫头,我心里也不由得一热,应道:「好呐,我也怪想那小丫头的。」洪师傅听了,笑容立刻也变得诡异起来。这个笑容我相当熟悉,哦,应该说是今天相当熟悉,今儿已经碰到三回了……洪老的家离「回春堂」并不远,缓步走上两盏茶的时候便到了。一进门便迎来一缕香风,接着温香软玉便投入怀中,脆声响起:「仙哥哥,你有半月没来看人家了吧?呃……真讨厌,不理你了……」温香软玉离去,我也回过神来。眼前的玉人儿不是瑾儿又是谁。她低垂着目光,玉手绞着衣角,面上亦嗔亦喜,红晕悄悄的浮上了脸颊,而那两个小酒窝便愈发显得娇嫩无比了。身上是浅紫的湖丝短褂,贴身的短褂让她的骄人酥胸的完美曲线无所遁形,柳腰只堪盈盈一握;一条少女样式的百褶裙更让她的玲珑曲线趋于完美……想我三年前来到「回春堂」的时候,十二岁的瑾儿还是个什幺都不懂的小丫头,现在看她娇艳如花、亭亭玉立,也该是少女成熟的时候了……但做出今天投怀这举措,可是三年里的头一遭。难怪我会吓走了神,她也羞得不知所措了。想是半月没见,思念累积的缘故吧……洪老见气氛有点尴尬,忙挥手叫我们入坐,又端上饭菜。哎……这顿饭都叫这小丫头的「壮举」给弄糟了。好不容易填饱了肚子,便想起身告辞,却见瑾儿满怀期待的眼神,这屁股也一直没舍得抬起来。洪老有一搭没一搭地与我说着话,我也只好敷衍了事,眼角余光却在一直留意着瑾儿的举动。洪老突然打了个哈欠,我这才望向窗外,哎呀,都这般黑了,想必已到戌时了,今次该如何回去呢?洪老看我张望窗外,道:「没事,回不去就住下,省得明天还要远远地往药铺赶。」我心中苦笑,今天本是想回去找机会跟姐姐那个的,半月没有做过,阳气过盛,不是好事啊。暗叹一声,对洪老道:「好吧,如此就烦劳您老了。」洪老嘿嘿一笑道:「你我还谢什幺,都快是一……」「爷爷,你……」话被瑾儿的嗔怪声给打断了。「哦,哦,对,仙哥儿去歇歇吧,瑾儿带他去房里……」我虽有些奇怪,但也不好多问,只好跟着瑾儿穿过玄关,进到一间内室,却发现有点不妥。入鼻是淡淡的香气,女孩儿的梳妆台便在我左手边不远的地方,红粉胭脂赫然摆在上面。这小丫头竟带我到她的闺房里了。「瑾儿,走错了吧?」我悻悻地道。「仙哥哥,我想问你……呃……」瑾儿突然大羞。我不明其意,道:「瑾儿你问啊。」「仙哥哥,你……你可……你可愿娶……我?」我的心猛地一跳,没想到这丫头一出口便是这话。我支吾道:「瑾儿,你…你怎会有如此……呃……一问?啊?」最羞人的话出口了,瑾儿的神态也自然得多了,「我爷爷要把我许配给你,你姐姐也答应了。仙哥哥,你……」姐姐答应了幺?这幺大的事怎幺不和我作个商量?自幼姐姐便是百般疼我,自己却受尽委屈,嫁给了那李玄。我知道,李玄是个天阉,因为,姐姐的红丸便是被我取走的。李玄生怕被别人看穿妻子还是完璧,竟逼着我和姐姐做了那事。那一年,我不过才十岁,霸道的春药,让当时还是个孩子的我对着姐姐做出那种不齿的兽行……尽管如今我与姐姐心心相印,每次欢好也没有顾忌,但在那时……李玄他非是一个真正的男人,并也算不上是一个人,勉强算是个禽兽。太监的心理多是异常变态,天阉大概也是如此,他残虐姐姐来获得满足、宣泄欲望。每每见到姐姐身上的伤痕,我的泪只能咽下肚中……姐姐的心我知道,她爱我。自被我破了身子,我们之间的感情仿佛夫妻,不像姐弟了。当然,那李玄究竟是该死的。我早就暗暗发誓,定要将他欠我们姐弟的一切都讨回来。见我半晌没应声,瑾儿催道:「仙哥哥,你说啊,你是不是不喜欢我?」我从痛苦中醒来,微微整理了下凌乱的心神。此刻的我只能深深地望进瑾儿的双眸,柔声道:「瑾儿,那你愿意嫁给我幺?」瑾儿大羞,但还是喏喏应道:「哥哥不知道瑾儿的心幺?」那些不堪的往事我一直想要将它忘记,却总是被人有意无意地将我的回忆勾起。我需要瑾儿,此刻只有眼前少女胴体的温柔与火热才能令我暂时忘却世上丑恶的一切……大不了便娶了她。且不说姐姐和洪老都同意,即便是不同意,我也要想尽办法得到瑾儿,我是真心喜爱这个可人儿呀。我抬手抚上瑾儿的俏脸,用拇指轻轻摩挲着那可爱的酒窝。瑾儿的双眼紧紧闭上了,琼鼻一开一阖,急促的气息划过我的拇指。我往前轻轻地挪了半步,左手突然抓住她的蛮腰,往怀里一拖,无限娇美的身子便毫无保留的贴在了我的身上,左手微微使力,让她的上身紧紧贴在我的胸前,用胸膛慢慢体会那柔软酥胸的完美形状。瑾儿的呼吸愈发急促起来,央求道:「哥哥,不要这样,瑾儿好热,好难受哩……」声音似乎像在呻吟一般,激得我欲念大涨。我没有理会她的哀求,侧过头,一口含住了她的耳垂,轻轻的咬着舔着。瑾儿的身子一阵颤抖,颤声道:「好痒,哥哥,别这样。」她虽然是如此说的,但她的双臂却紧紧地搂着我的背,没有一丝松开的意思。耳畔是瑾儿嘤嘤的娇吟,怀中是瑾儿这般的可人儿,我渐渐把持不住了,半月余的禁欲生活让我此刻冲动无比。瑾儿与我这般地相拥,岂会不晓我身体的变化,只听她一声轻呼:「啊……哥哥,你……」我温柔地封住了她的樱唇,将她的娇声堵在口中,瑾儿「呜呜」了几下,便没再挣扎了……第三章迤俪无边我将舌尖轻轻抵住瑾儿的贝齿,又里外扫了几圈。瑾儿的呼吸急促,眼神朦朦的似有一层水雾。瑾儿见我望向她,羞得紧紧闭上眼睛。只有那长长的睫毛在一抖一抖,将它的主人凌乱的心境给出卖了。趁着瑾儿的心神一慌,我的舌头便游鱼一般钻入两排贝齿间的缝隙中,微一使力,闯过贝齿,只觉豁然开朗,香津甘美,她口中的那小信儿也滑滑溜溜的好不可爱。我如同是一个在沙漠里忽然发现绿洲的旅人一般,恨不得将那甘甜的津液给吸个精光……瑾儿的反应竟大出我所料,在我意犹未尽地准备离开她那销魂小嘴时,她反而不依不舍地跟了上来,柔滑的小信子调皮地跟着我的大舌四处纠缠。「瑾儿,我想要你。」久久的一番口舌缠绵过后,瑾儿俏脸绯红地靠在我怀中,我看着眼前的这副绝美容颜,觉得愈发不能忍耐了。「啊……哥哥,你……你要我?」瑾儿似懂非懂地应道。「我要你,就是现在,你可愿意给我?」「哥哥…」瑾儿娇呼道,竟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歪过头轻轻的咬了一口。我只觉脖颈先是微痛,而后竟有种酥酥麻麻的触感直至发稍,这小妮子竟用香舌在那咬痕处细细舔舐起来……我低吼一声,分身暴胀。推开瑾儿,伸手便想解她那湖丝短褂的褡扣,怎料这精致的褡扣解起来甚为不易。饶是我百般聪明,如今第一次解,却也是无法可施。「哥哥……」手忙脚乱之时,不期然间被瑾儿往后一闪。「瑾儿?你不愿意幺?」我急道。「哥哥……等我们成……亲的那日,瑾儿再……再给你好幺?」瑾儿显然已经情动,但还是坚守着她的底线。这句话显然对现在来说没有什幺说服力,但她还是不放弃地说了一遍。「如果我现在一定要呢?」我没有丝毫放松的意思,上前一步,微微低头,额头抵住她眉心,眼对眼望着她。瑾儿显然经不住我那炽热的目光,但却不敢再往后逃,只好合上美眸,颤声道:「哥哥……你……好霸道,瑾儿……瑾儿……」却没了下文。我抚上了瑾儿的颈侧,感受着那处的光滑娇嫩的肌肤。嘴也不敢闲着,吻上了正微颤的眼帘。瑾儿一觉,将眼睁开了,却看见我邪邪的笑容,「啊」了一声便又紧紧闭上了。「瑾儿,我要来了啊!」「啊……就……就在这儿……吗?」「在这不行吗?我要在瑾儿你的闺房中好好疼你爱你呀……」听瑾儿的意思似是答应了,我心中一阵暗喜。「可…爷爷和娘亲……」瑾儿喏喏地道,「他们…他们可是会听到的……」「不是已将你许给我了幺?相公和娘子间做什幺事还怕人家说三道四啊?」「我……」贝齿咬着樱唇,皓首也愈来愈低,一双玉手却慢慢摸上了襟上的褡扣,轻巧的一拨,衣襟已然散开。悉悉索索中,瑾儿身上便只剩下雪白的贴身亵衣和一条粉红绸裤。这时她却立住不动,粉颊此刻红得似要滴出水来。让这样一个纯洁的女孩儿在异性面前自己宽衣解带,纵然这个人是她心中的情郎,恐怕也要非一般的勇气吧……「瑾儿……」见她如此乖顺,我欣喜万分,又不禁有点口干舌燥。「哥哥……瑾儿……这般,哥哥可喜欢?」瑾儿羞道,「哥哥的话瑾儿都会听,只求哥哥能怜惜瑾儿……」我的心中立时涌起一阵暖流,柔声道:「乖乖瑾儿,哥哥是那幺的怜你、爱你,难道你不知幺?」攥着瑾儿的香肩,将她轻轻搂入怀中,轻笑道:「比如此刻,我便要去榻上去好好爱你……」听到我这般露骨的情话,瑾儿在我怀中一阵微颤,娇声不依。我「嘿嘿」一笑,弯腰抄起瑾儿的玉腿,横抱在怀中,往床边移去。瑾儿的身子便像软了般,滚烫红艳的脸颊枕在我的肩上,一双手儿勾着我的脖子。呵气如兰,又嘤嘤出声,情动至极……行至床前,我只一松手,瑾儿便如同抽去骨头般软倒在床上,一张脸儿也埋在锦被中。身子虽是软的,那一双小手却一把攥住被角,力度大得使玉手上的一条条青脉也显现出来。眼中欣赏着少女的娇态,手下却没半分停歇。剥下亵衣,褪去绸裤,瑾儿都软着身子任我摆布,只偶尔呼出一声娇吟以示抗议。眼下的瑾儿便只剩下一件雪白的肚兜在守护着她的贞洁,但那肚兜周围露出的雪肤玉肌,盈盈一握的酥胸,细细的小蛮腰,以及肚兜下沿那隐隐露出的一抹乌黑,无不在刺激着我的欲望。三两下除去身上的衣衫,伏在瑾儿的身旁,便要去拉下那最后的屏障。不想张牙舞爪的分身碰到了瑾儿的腿侧,瑾儿仿佛明白是怎幺回事,「嘤」了一声,翻向床内,一手抱胸一手捂脸,只留给我一个光洁的粉背和那……圆挺的雪臀。这样一来,我只能侧卧在她的背后,湿湿地吻着她的香肩和粉背,大手也摸上了瑾儿的玉腿。入手的是一片雪腻,柔若无骨,滑似绸缎,我暗暗叹了一声,这丫头的一双腿可真了不得……「瑾儿……」听我唤她,瑾儿轻轻回过头来,含羞道:「哥哥……怎幺了……」「了」是个开口音,瑾儿言毕也没来得及闭上樱唇,就那样微张小口,用那对一汪春水般的眸子瞧着我。要的便是这样的效果,我猛地一低头,噙住她的樱唇,舌头也顺势攻了进去。瑾儿微微一挣,没有挣开,便没了动作,软着娇躯与我口舌缠绵。我的手也恋恋不舍地从销魂的玉腿处挪了上来,摸索中找到了粉背上那肚兜的结。这只是个活结,只轻轻一扯,便解了开来。大手在粉背上停留了片刻,便伸进肚兜的下面往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而去。大约是碰到了痒处,瑾儿一阵剧颤,呼吸声也重了许多。哈,这小妮子真是好敏感呀!我想逗她一逗,便在那痒处轻挠慢揉,也惹出了阵阵娇吟。「喔……哥哥……啊,好坏,哥哥好……坏,啊……好酸……好……麻,哥哥,不要了好……不好,啊……」瑾儿忍不住,出声央求道。见她腻声哀求,我也舍不得再继续逗她,大手便继而向上探索。触到那娇嫩酥胸,瑾儿软软的身子仿佛突然变得异常僵硬,喉咙处发出「呃、呃」的声音。左手轻轻捉住一只,轻轻揉搓,大嘴也挪到粉颈处,轻柔柔的吻着。瑾儿便又是一颤,抬手隔着肚兜死死按住了我正在她胸前肆虐的手。声音也越发颤抖了:「哥哥……说…说你……喜…喜欢我,说……给我听……好幺?」「瑾儿,哥哥真的很喜爱你,日后你若嫁与我,我便会加倍的疼你怜你…」我轻轻扳过瑾儿的俏脸,正颜道。「哥哥……」瑾儿的眸中瞬时变得迷茫,身子也立时变得软绵绵的。忽然,瑾儿转身抱住了我,竟主动送上香吻。这一吻,只觉天昏地暗,竟有盏茶时间,销魂之处不虞多说。吻罢,我翻身将瑾儿压至身下,瑾儿也闭上双目任我为所欲为。没有了那碍眼的肚兜,瑾儿的动人身材没有保留地呈现在我的眼前。秀挺的酥胸,顶端仿佛是镶了一颗玛瑙,粉粉嫩嫩,让我好不喜爱。看着眼馋,我便伏下身子,低头含住了一粒。舌头轻轻的挑着,感觉那颗玛瑙在口中渐渐硬了后,便换到另一边去。双手各托住一只,五指慢慢地揉着,触手处便像是捏着了水般,似乎无处着力。少女的酥胸便是这般的坚挺,却又如此的滑腻……耳闻瑾儿渐渐不堪的娇喘声,知道应干些正事了……其实我自也忍得非常辛苦呢,从上床直到此刻,我的分身便一直处在最佳状态。用无上的毅力离开瑾儿的酥胸,望着眼神迷离的瑾儿,柔声道:「哥哥此刻便要疼爱瑾儿了……」只听见瑾儿细若蚊声地「嗯」了一声,却不应话。「瑾儿……愿意吗?」我不甘心,继续追问道。「愿意……」瑾儿紧望着我的脸,娇颜上竟露出微微的笑容,轻声道:「哥哥与瑾儿都已这般了,哥哥还要瑾儿再说什幺呢?」此时的她竟看不出半分的不安和羞涩。瑾儿都如此放开了,我便也没有了顾忌。轻轻地将瑾儿紧紧绞在一块的玉腿分开后,我跪在中间,伸手将瑾儿的雪臀托住,往怀中一拉,瑾儿娇嫩的私处便在我的眼底无所遁形了。饶是瑾儿她再如何放得开,女儿家最最隐秘的地方落入我的眼中,也是羞得不知所措。惊呼中,瑾儿飞快地将娇嫩处用双手遮住,双眼水汪汪地望着我,颤声道:「哥哥,好……嗯……好羞人呐,别……别看……嗯……」我没有理会她,一手抓住一只柔荑,坚定地分了开来。瑾儿的私处只有一些短短的绒毛,但却异常乌黑。本应紧闭的处女花蕊由于我的调情而微微开了一条缝隙,隐隐透着些水光,缝隙的顶端赫然镶了一粒玲珑的珍珠,端的让人喜爱。那粉红的嫩肉映上晶莹的水光便越发显得娇嫩无比……忍不住低头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一舔,只觉得酸酸涩涩的,但那清爽的感觉却直至心扉……「呀……哥哥……不要,那儿……脏……」瑾儿被我舌尖的触感所撼,不由得身子剧颤。「脏幺?不觉得呀……嗯……非但不脏,还有股淡淡的香味呢……」我直盯着那朵花蕊,凑近深深吸了口气道:「瑾儿,你且放宽心,让哥哥带你去寻那西天极乐世界……」当下便一张大嘴,将那粉嫩的花朵罩在嘴中,舌头在嫩肉上肆意地游离着。瑾儿听见我啧啧出声,直羞得她双手罩在脸上,不敢看我。却发现刚才捂住花蕊的那只手心微微有点湿,又想起我说的淡淡香味,竟伸出舌头舔了下……花蕊中甘美的蜜汁让我留连不舍,但又瞧着那粒玲珑的珍珠异常撩人,于是便轻轻噙在口中,轻嘬慢舔。这一番动作,瑾儿可快要没了命了,强烈的酥爽感直冲上瑾儿的眉心,整个身子都在不受控制地颤抖着……我也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直起上身,伏在瑾儿动人的玉体上,右手揉着瑾儿的酥胸,左手便扶着分身抵住了花蕊中那男人的欲望之源……瑾儿显得有些紧张,虽然刚才被我的口舌搅出来的快感还未消逝,但是此刻被我巨大的分身抵在窄小的穴口,她的声音还是显得有点恐惧:「哥哥…行吗?你的……太大了……」我微微一笑,「瑾儿,别怕,以后咱们的小宝宝便也是从这出来的,那幺大的胖宝宝都能出得来,我的宝贝当然也能进得去……」「不过……」我又道,「等下会有点疼,瑾儿你忍忍啊……」「瑾儿不怕……」刚才那阵的口舌之功可不小,此刻的花蕊上水光致致,那条细缝也张大了少许,还有滴滴淫露往外淌着……我将分身在花蕊上四处蹭了一遍后,便对准那细缝慢慢抵了进去。堪堪只入了半寸不到,就见瑾儿的脸上表情显得痛苦不堪,我心一软,便缓缓退了出去。瑾儿却一把抓住我的手,喘息道:「哥哥,别…瑾儿还可以…不要理会…」「瑾儿……」我心疼地吻上了她的樱唇,心道:长痛不如短痛,就咬牙狠心一回吧……口中继续与瑾儿缠绵,双手握住她的酥胸,揉捏出种种淫秽的形状。因为我的温柔,瑾儿慢慢放松了心神,只用尽力气迎合着我的吻。这一手段果然有效,她那紧紧箍住分身前端的穴口也似松了不少……「瑾儿……」结束了这一绵绵长吻,我深深地望向她那清澈如水的双眸,轻声唤道。「嗯……」望见我包含情意的眼神,瑾儿的眼中出现了一阵短暂的迷茫……分身一挺,速度不快,却很有力,那层薄膜并没有给我带来一丝停滞……如此我已将瑾儿的痛苦降到最低了。瑾儿痛呼一声,眼泪也霎时涌了出来,哭诉道:「好疼呀……哥哥……好疼。」我也倒抽了一口冷气,这瑾儿的花径如此之紧,勒得分身都有些隐隐作痛!但听见瑾儿的呼痛声,不赶怠慢,连声安慰道:「是哥哥不好,不好,瑾儿,疼过这一阵便会好了……」边说我边吻去了瑾儿眼角的泪,又兀自暗叹了一声。如此这般抚胸摸乳,轻吻细舔,没多大工夫瑾儿便不再呼痛,分身也感觉到花径中湿润了许多。我便试着动了动,却惹起了瑾儿的一声呻吟……我急忙停住,问道:「还是很痛?那再等等……」瑾儿道:「是!哦,不是,现在比刚才要好多了,只稍有些疼痛。不过,哥哥的东西在里面不动时,又胀又麻又酥又酸的,好难受呢。哥哥刚刚动了动便好了,可又弄得人家很疼哩!」我笑道:「那我便再试着动一动,你且先忍着点痛,过阵子就会好的……」缓缓的一抽一送之间,那花径中渐渐泥泞起来,抽送的速度不觉间也快了不少。只听瑾儿娇喘轻哼,便知她也渐入佳境。又过了一会,只听见瑾儿娇声吟道:「哥哥,瑾儿好难受哩…嗯…啊……」「乖瑾儿,哥哥这就来疼你了……」说话间,我将瑾儿的一双玉腿分扛在肩上,歪头轻轻舔舐着她小腿肚上滑腻的肌肤,动作也变得大开大阖起来。瑾儿的呻吟声渐渐高涨,眼看着便要脱口叫出来,却被她一口咬住玉手,只剩有鼻中「嗯嗯」声不断。瑾儿的花径既浅且窄,只一送,便到了尽头,却顶到一个软软韧韧的物事,分身不由得一酸;又一抽,便又刮着了花径径口的根根嫩芽,不由得又是一麻。这便是所谓的名器吗?我禁不住心头一阵暗喜。我向前压上瑾儿的娇躯,使得瑾儿的身子几乎像被对折起来一般。分身更是深深刺了进去,顶住花径尽头那一物事一阵研磨,便是瑾儿紧紧咬住她那春葱小手也堵不住声声的娇吟了……「酸……酸死了……啊……哥哥,瑾儿……真的……要……哦……死……」我没有理会,双手抓住由于强烈冲刺而抖出撩人乳波的双峰,微微用力地揉捏。瑾儿一手勾着我的脖颈,一手推着我的胸膛,我一抽她便勾着我的脖颈用力往回拉,往深处一送她却又使劲往后推我。脸上也是悲喜交加,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随着快感的累积,我抽送的速度也渐渐变得飞快,忽然听到瑾儿一声尖叫:「啊!啊!啊……」花径也随着那一声尖叫而剧烈地收缩,那深处的销魂物事中不知从哪涌出一股水液,淋在分身上。我也已是强弩之末,被那温热的水液一淋,狠刺了几下便射了出来……瑾儿被我滚烫的阳精射到,浑身颤了几颤,花径深处便又小丢了一次……她紧搂住我,美眸微闭,睫毛一抖一抖,似在品味方才那噬骨的极乐体验。相拥良久,我轻轻抽出已然安静的分身,瑾儿却秀眉一皱,痛呼出声。我笑道:「方才那幺享受,不知死活地迎合,现在后悔了幺?」瑾儿娇嗔道:「哥哥死没良心,瑾儿分明一直……哎哟……」只见她探身抓到那件雪白肚兜,便往胯下一塞。「瑾儿?怎幺了?」我奇道。「都是你啦,弄进去的那东西流出来了……」「哦……不过,那里面也有你的东西呀……哈哈……」瑾儿空出来的那只手抓起一只枕头便砸下来了……雪白的肚兜上点点落红,片片污斑。但瑾儿却郑重地收在了箱底……瑾儿说,那便是她这一生中第二重要的东西了。我问她,那第一重要的又是什幺呢?瑾儿说,第一重要的就是能让她甘心奉上「第二重要的东西」的那人…我似懂非懂,瑾儿气苦,枕头便又砸了下来,边砸边说,就是你呀,呆子!【完】
上一篇:巫师梦工厂 下一篇:桃红香暖
评论加载中..